我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第十一集的时候,树苗看上了路边的一流浪画家,画家也对她有意思,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躁的恋爱,树苗问画家:“你怎么来的北京?”“坐火车来的。”“瞎说什么了,问你为什么来。”“为了一女孩儿,结果跟别人了。”“那你怎么还在北京?”“为了遇见你。”然后,小男孩就把小女孩儿拉到胸前依偎着。

“为了遇见你。”多么矫情的一句话。可是过了二十五岁之后,想找个人说这么句矫情的话,都没有。我看见这儿总在想,如果我十八岁的时候遇见这样一个面容姣好的流浪汉,可能也愿意牵着他的手,溜冰,打架,挤地铁,天蓝海北的流浪。累了,就拍拍土,就地而坐。饿了,就让小画家画两张素描挣块饼钱。困了,就枕着同样瘦削的肩膀,睡一觉。

可在那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所有的美好和不悦都藏在心底,晕染进那发黄的素描纸里。

唐红,顾菁菁,树苗,无疑代表着不同年龄段女人对于爱情的定义。

事业有成的老板唐红,什么都有了,就差个暖被褥,熬稀粥的男人。细瞧瞧,身边这司机就不错。可是,她自尊心太强了,她拉不下脸告诉司机,她爱他,要和他一起过日子,帮他养家,带小孩。所以她听说司机看上了一小美人儿她就生气,撒泼。她气司机和其他男人一样只看得见美色,她也气自己,颜老珠黄,色老体衰,再也打动不了男人。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干干净净,思想传统的女人,她没法儿像蓝姐一样豁出去,图个真爽,她更加不能接受孟来财这样满身铜臭的男人。她把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事业,只想在自己最佳状态迎来一场爱情。虽然在别人眼里,她已经过了谈恋爱的最好时机。

顾菁菁,你看就这样一个适龄女青年,因为在那个年纪的所拥有的复杂想法, 就被人说成了绿茶婊。

在那个年级的女孩,光有爱情,饱不了肚,光有金钱,总觉得自己条件还不差,就这样将就了,又有点委屈。这个年纪就是又差钱,又差爱情。旁人就唠叨了:别寻思了,找个条件不错的,就嫁了吧,谈啥恋爱啊,矫情。或者是,你要真想恋爱,就闭上眼,不管不顾的谈恋爱吧。甭管他穷不穷,有没有孩子,离没离过婚。

可是,人家就是两样都想要。在这个年纪,人是最复杂的,瞻前顾后。就好像藏了一柜子的旧衣物,扔了可惜,放着又不愿穿。既怕自己过了最佳年纪,急着想把自己嫁出去、又怕着急嫁了,看走了眼,耽误自己一辈子。精神上,她们需要一个人和她们说说话,理解她们的思想,琴瑟和谐。物质上,他们也需要一个人帮她们分担下生活的压力,虽然她们大多了能养活自己,可是,父母老了,花销不小,自己偶尔也想买几件品质不错的衣物,臭美一下,这都需要钱。

她们羁绊太多,想要的也不少,略懂一点可笑的男女攻略。不断地在实践中找真理。她们随时都要在小绵羊和大灰狼之间不停地切换。人心险恶,世态炎凉。只有自己珍重自己,才能活得好,嫁得好。

杨树苗,调皮捣蛋的年纪,自己学习不管,尽操心老爸的婚事,一心想把老爸推销出去,省的天天烦自己。没有共同语言,只知道说学习啊,注意身体啊,保护好眼睛啊。活像大领导开会,全是空话套话,毫无建设性,对自己正在经历的人生似乎毫无帮助。越是要我这样,我偏要那样。喜欢上的人也不是班上的那帮小屁孩,而是带点危险带点刺激的街边小画家。那样未知的生命体才让自己在烦躁不安的生活中感到新鲜和好奇,忍不住上前摸一下:“嘿,你谁啊?“

我们想要的太多了,太复杂了,而且变幻莫测的。我们在不同的年纪想要不同的爱情,即便在同一年纪想要的爱情也截然不同。

我们不愿屈服于别人口里的利益和无奈,我们又不愿赤条条来赤条条走。我们要活的又尊严,又浪漫。夕阳落下,我们站在雾蒙蒙的城市夜空下,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哎,还是洗洗睡吧。(来源/豆瓣网,文/森林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