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9

那时为了靠近你,不顾脸面,不管身形,跌跌撞撞,像极了往天空极力伸展的树枝。你嘲笑我:“只顾得上靠近,却忘了用枝繁叶茂去伪装自己。”我也嘲笑自己的狼狈。只是我在想:如果你也爱我,你便能看到,我的根扎得有多深。

iwe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