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是问题,是因为你并不真的了解自己

作者/李松蔚

你有过逃避的经历么?

你一定有过。事实上,当你在手机上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很可能就在逃避别的什么东西。这篇文章看完之后,你还会看下一篇,会看看新闻,会点开一个游戏玩两把,会听歌,会看看群里有没有人说话,会在朋友圈里刷新一遍消息。这也许是在逃避工作,也许是逃避学习,也许是逃避地铁上的孤独,逃避起床,或者,也许只是逃避把手机关掉躺上床,结束一天时的不甘心。

生命苦短,我们已经习惯了及时行乐。

有一个人给我发信,说他已经延期毕业好几年了,写不出论文,他每天都在疯狂地玩游戏。这件事倒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玩的游戏只不过是“红心大战”!同学们,这已经是2016年了啊,成千上万次的红心大战!红心大战是还不错,但是他也已经快要玩吐了。一听到发牌的声音就恶心,但是每一局结束他还是要点开下一局。每一局都很痛苦,游戏早已不能提供一丁点乐趣。他只不过是不想写论文。他很清楚现在应该写论文,可他就是这么地不想写论文。

他沉痛地说:我的个性太懦弱,总在逃避问题。

“逃避”这两个字太沉重,也太轻巧了。我问他,你逃避的是什么?他大概觉得这是一句废话:写论文啊。写论文太痛苦了。可是谁规定他必须经历这样的痛苦呢?我回了一封信,作为大学老师说了几句政治不太正确的话。我说如果你真的不适合科研,要么就放弃算了。不就一张文凭么?你是一个自由的人。你的人生还很长,有很多种不一样的活法,没必要把自己困在这里。

他过了很久才发来回信。他说:“李老师,这些我都想过。但是我做不到。学习这件事我坚持了这么久,必须再坚持下去。坚持下去总有一丝希望,对父母亲人都有交代。这么多年我撒了一个大谎,现在没法回头了。”

——他真的是在逃避写论文么?
不是,他真正逃避的东西,他知道却不能说出口。

年前的时候,有一个项目在国内招募工作人员。

项目的主持人是个外国老头儿,几年前在中国我们打过交道。他给我发信,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要花不少时间,报酬不高,但可以学很多东西。我很喜欢这个老头儿,他的邀请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当然有兴趣。

老头儿很满意,回信给我一个报名链接。

我报了名。有一个例行公事的视频面试,时间可以自己选。我定在了一月底的某一天,因为有时差,所以是一大早的面试。我选这个日期是因为前一天刚好学校放假。我猜第二天我心情会超级好,什么事都没有,同时,生物钟又还没有进入假期模式导致难以起床。面试结束,还可以再睡一个回笼觉。

这个安排看上去相当完美对不对。

然后——大概只过了两个星期吧——放假的当天晚上,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去庆祝工作告一段落。吃饭,聊天,喝酒。玩到很晚回家,开开心心地躺到床上,一觉睡到大天亮(对,我们狂欢时还说,反正明天可以不上班)。

你可以想象,那时天光大亮,我心满意足地睡饱起床,打开手机,抱着随便刷一刷的心情,忽然发现好几条错过的视频邀请,好几通来自国外的未接来电,还有好几封措辞困惑的邮件的那一刻,我是何等的震惊和自责!

故事还没有在这里结束。

反应过来以后,我立即行动,尽我所能地采取补救措施。很快我就跟面试官取得了联系,道歉,解释原因,并且厚着脸皮询问还有没有第二次机会。她接受我的道歉,但是关于第二次机会,她说必须内部讨论之后决定。几天之后她再次联系我,说恭喜!你可以有第二次机会(也许是看老头儿的面子)。

我千恩万谢,重新定了一个时间,是在大年初六早上。

我知道你在猜什么——不,当然不会了!那天我和家人在外地度假,但是我怎么可能再重蹈覆辙?我提前几天就上好了闹铃——用两个手机,还事先测试了酒店的网络质量,确保视频通话可以稳定进行。事实上,最后进行得相当顺利。我准时参加了面试,面试表现也OK,面试官当场表示可以通过。

然后一切都进行得顺理成章。我收到邮件,表示你已经被正式邀请参加这个项目,就在今年五月,日期,地点,报到方式。说得都很确切。我踏实了——直到若干天以后,我收到面试官的邮件,问我为什么拒绝了邀请?

这时候我再回头去看当时那封offer,发现最下方醒目地标注着——我发誓第一遍看的时候绝对没有看见这行字,或者看见但是被我忘了——“如果你接受这个邀请,请在一个星期内回复本邮件。逾期不回复代表拒绝。”

好在这个项目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心理咨询师。他们倒没有生气,只是在我问还可不可能再有第三次机会时,他们温和地提醒我:也许你两次错过这个项目,是有理由的。你要不要问问自己看,你是真的想参与这个项目吗?

其实就算他们不拒绝,我也不好意思再加入了。

后来也没细想。直到五月,我自费以一个学员的身份,参加这个项目在北京的一期培训,我发现这才是我需要的:不用花很多时间,不用全勤,不用去外地出差。照样可以学到东西,可能没有期待的那么多,但是付出的也少。整个五月我的日程很紧,完成这期培训已经是我左右腾挪,能凑出来的最大余裕。我感到一丝庆幸:如果当初我入选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需要在更长的时间里全程参与——我面试的时候满口答应,没问题——但我真的能应付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