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礼物

作者/蒋话

0
坐以待毙的被猎杀者们:

现在,你们获得了一次权力反转的机会,只要在半小时内猜出我的雇主是谁,我便不能杀你,转而去干掉雇主。

没有任何提示,不能去掉一个错误答案,不提供场外热线求助。

能依靠的,只有你们自己的逻辑推理。

并且,猜的机会只有一次。

请记住我的杀手代号。礼物。

各位。

好久不见。


1
这一次的猎杀任务,目标是华人区里颇有名望的私家侦探——刘老先生。

刘老先生年逾古稀,住在一个60平米的公寓里。妻子在三年前因脑溢血去世,这些年他过着独居的生活,工作之余收藏是他的重要爱好。整个屋子里家具都很简陋,只有客厅的紫檀收藏柜被擦得锃亮,透过玻璃移门,可以看到柜架上整齐地码放着瓷器、紫砂壶、砚台等古董。
世事难预料。

当我用马克22手枪指着刘老先生,宣读完自己专属的杀手规则的时候,我发现刘老先生整个人从客厅的沙发上消失了。

他先是匍匐在地板上,低下头往茶几下瞧去,顷刻间又腾地站起,目光像把刷子在天花板上一阵来回,紧接着,搬开沙发查看后面的墙壁,因为沙发较重,我还上前帮他搭了把手。

“哦,原来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恶作剧。”刘老先生摸摸半秃的脑袋。

“电视?”我一脸疑惑,口中喊着“一,二,三”,和刘老先生一起发力将沙发复原到先前的位置。

“就是整人节目啊。”刘老先生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用衣袖擦了擦,给自己的茶杯里斟满茶水,也给了我一杯,“编排一个诡异的场景,捉弄不知情的路人,用摄像机拍摄下他们的丑态。”

“你刚才是在找隐藏的摄像机?”我被他的联想逗乐了,“这是你自己家,电视台节目组再无良也不可能私闯民宅安装摄像机吧。”

“也是啊,人老了脑子就不好使了。”刘老先生自嘲一笑,在沙发里坐下,“这么说,你真的是杀手。”

你看,开始慌了吧,毕竟面对的是杀手。我得意地忖道。

终于进入该有的节奏了,好评。

我喝了口茶,清清嗓子:“很遗憾,刘老先生,就像我刚才说的,有人出价买你的命,而我负责完成这档子任务……”

我话还没说完,刘老先生忽然幽幽地插嘴道:“好好的小伙子,学个汽修多好,干吗要做杀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用马克22的枪口挠挠额头,“而且,现在不是给我做访谈节目的时候吧,你只剩下二十分钟来猜我的雇主,再闲聊,浪费的可是你的时间。”

“是吗?我觉得正好相反。”刘老先生说,原本温和的眼睛投射出侦探才有的精明光彩,“你难道没有察觉,你的杀手规则,隐藏着一个漏洞,一个足以将你吞噬的大黑洞,李悟。”

“原来你认识我。”

“有个性的杀手,名声传得总是很快,尤其是在敌对的侦探界。”刘老先生说,“况且,你小伙长得也不赖。”

我几乎要上去和他握手,考虑到现在是工作时间,忍住了。

“虽然你的品位很棒,我们还是得先完成流程。我不介意等你猜出雇主后,再利用自己的时间来听听你所谓的‘漏洞’。”我说,阻止他转移话题。

“既然这样,那就顺着你的程序走好了。”刘老先生微笑道。

“看来,你已经有推理的方向了。”话虽如此,我还是有些吃惊。

“你忘了,我当侦探四十多年了。”刘老先生搓搓掌心,朝我眨眨眼,“就在刚才一杯茶工夫里,我已经猜出,你的雇主是谁了。”

2
静夜。

月光像流水一样洒落在窗台上,在大理石制的表面缓缓流泻。

刘老先生端坐在沙发里,口中叼着一支没有上烟丝的烟斗。侦探的通病,不叼个烟斗就没办法推理似的。实际上,我知道他抽的是香烟。别看他一把岁数,却是童心未泯,茶几上摆放着一种巧克力味的香烟,正方形盒子上印着两个小天使正吃力地搬着巧克力。

“据我所知,杀手办事,也是讲究时效的。”刘老先生示意我在他对面的木椅上坐下,徐徐道,“一般任务,接了单子后,少则一周,多则半个月便要下手的。除非是难度极高的任务,比如,刺杀保镖如林的某财团高管,那就另当别论,杀手得寻找一个保镖们恰好远离高管的时间盲区,这种机会少之又少,策划上一两年也是有可能的。”

刘老先生边说,边把视线转向我,观察我的反应。我耸耸肩,将马克22放到腿上,不置可否。

在被猎杀者进行推理的过程中,我是不会提供任何信息的,所有推断,都要靠他们自己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