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礼物

7
周一。

圣西格教堂。

刘老先生的儿子身材颀长,面目俊秀,很难联想到竟是个硬汉派推理作家。他的娇妻此刻身着婚纱,就站在他的对面,笑靥如花。

牧师宣读完祷告词之后,这对新人交换戒指,幸福地拥吻到了一起。

郎才女貌不是么。

只可惜,这一切,刘老先生没能看到。

我和众人一起鼓掌,祝福着。这时,紧闭的教堂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头戴牛仔帽的男人走了进来,在教堂空席上坐下,目光不时向左右扫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嘿,老兄,你是……”我坐到西装男人身旁,说道,“你的请柬呢?”

男人装模作样摸了摸内袋,一副懊恼的样子:“请柬……出门比较急,我给落家了。”

“哦,没关系,谁都有忘东西的时候。”我说。

“是啊,瞧我这记性。”男人笑道。

“你和刘作家是同学?”我的视线回到教堂中央,那对令人羡慕的新人身上。

“朋友,我们小时候会一起玩,后来我搬了家。”男人说。

“那就是发小了。关系好,难怪专门给你一个人发了请柬。”我点点头,微笑着说。

男人赔笑,忽然愣住,诧异地看着我。

“因为除了你,现在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请柬。”我说,“刘作家的婚礼根本不是今天,而是这个月末,你上当了。”

男人的右手警觉地往腰间摸去,原本别在那里的手枪此刻却出现在我手里,我把枪管轻轻顶在他腹部上。

“安云在这个骗子。”男人面无表情道。

“你错了,是巴斯在我的授意下故意将错误的时间告诉了安云在,他又把错误的时间传达给了你们。”我说,“我猜到安云在的背后还藏着幕后黑手,而当他们得知刘老先生并没有死去,一定还会找机会再下手。”

“你到底是谁?”男人狠狠盯着我。

“现在,不是你的提问时间。”我说,“带我去见你们老板。”

8
离圣西格教堂不远处,人迹罕至的街角,停着一辆老式路虎。

直到我在路虎后座坐下,哈克先生才发现穿西装、戴着牛仔帽的人不是他的手下,却是嚼着口香糖的我。而这时候,我的马克22已经抵住了他的胸口,另一只持枪的手则高高举起,对准了前座的司机。

“在我还没下决心开枪前,快走。”我对司机说。他迟疑了几秒钟,忽然开门,连滚带爬溜走了。

“你……”船业大亨哈克先生目眦欲裂,不敢相信地瞪着我,指尖未抽尽的巧克力烟散出一股发腻的香味。

“你知道吗,我的杀手规则中蕴含着一个漏洞,虽然我不想承认,它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我苦笑,“比方这次,你想雇我杀刘老先生,却又怕被我的规则反杀,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派人找一个与刘老先生毫不相关的人,以金钱为利诱,让他出面雇我。这样一来,刘老先生就是想破脑袋,也推理不出雇主。”

这个中间人,就是买了新车道奇公羊的赌棍安云在。

刘老先生的死讯,以及之后他又现身的传闻,自然也是我和老侦探一起策划放出的,现在的他,正在夏威夷享受着无比灿烂的阳光。

“你是李悟!”哈克先生吼道,然而仍旧一动不敢动,“你把枪放下,我们什么都可以商量。”

“真的吗?”我有些苦恼道,“那么,就请你把今天这场婚礼所有在座群众演员的费用给报销了吧,召集这样一批人、租场地,真的很贵,而我这个月的经费,都给女朋友报瑜伽班了。”

“啊?”哈克先生一脸迷茫。

我笑笑,举起手刀,向哈克先生的颈部切去。
“好了,哈克先生就交给你了。”我从路虎车里出来,对站在车后方、身穿礼服的准新郎刘作家说道。

他没有回答,等我从他身边经过,才忽然叫住我。

“谢谢。”刘作家说。

“谢谢你才是,要不是你和你的新娘子愿意配合刘老先生和我,今天这场戏是没法演的。”我说。

“不,我不是帮他,我是帮我自己。当你告诉我,在你举枪对准他的一刹那,他想的仍是来……来参加我婚礼的事……那一刻起,我便意识到……他……他……”刘作家眼眶中噙满了泪水,笑着说,“所以我怎么能让他死呢,我们的官司还没打完呢。”

“是啊。”我拍拍他的肩膀,两个人忽然不能抑制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