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14

等某一天重逢的时候,我会把这些故事都讲出来。之所以现在不写,是有点像聊以慰藉。仿佛离不开,却是各有各的阳光空气和水分。唯一的美感,来自于幻想和距离。失落也是。

云和云的碰撞,雨滴和空气的摩擦,台风的动作不够大。长达8年的浸泡,然后遇见、苏醒、流离、觉悟,然后错过。

不再写故事,是因为词句的深处,远没有那么动听。最新的感知,试着取材于指尖和鼻孔,会是温度或者某一种洗发水的味道。

不知为何,那段时日的风信子,总是异常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