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十岁的第一年·第一话:魔鬼一般的男人(1)

作者/ 毛利

1. 魔鬼一般的男人

三十岁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新陈代谢变慢,脂肪堆积过剩,意味着跑两步就气喘吁吁,吃两口就腹部突出,意味着再也没办法速效大瘦身,再也不相信奇迹美颜法。

如果不是明白这些道理,我才不会在周六早上八点,奋战于单位顶层的跑步机上,耳机里放着最振奋人心的背景音乐,大片中英雄火速救场时会奏响的恢弘交响乐或者高节奏电子乐:加油吧,陈苏,可能五公里尽头,会出现王子,朝你打招呼,嗨,久等了。

幼稚,显而易见的幼稚,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还在做着跟二十岁小女孩一样的春梦,忍不住把速度从10调到12,最好羞愧能从毛孔里随着汗水一起蒸发。

手机响时,我正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看着电话上的陌生号码,不用说,一定是快递,随手一划,脱口而出:你放小区物业。

那把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过来:阿苏,在家吗?我来找你好吗?现在就来。
正是一周前宣布分手,随后微信拉进黑名单,又连电话号码一起统统删掉的前任。该说是前任吗?这样的分手,我大概进行过五次以上,每一次,都以偷偷加回蒋南微信为结束,每一次,蒋南会在添加完微信后,说,宝贝,你终于把我加回来了,我天天想你。

我只是年纪大,又不是脑残,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好歹知道如果一个男人连电话都舍不得打,再喜欢也不过如此。

只是互相浪费光阴,蒋南纠正说:不,宝贝,我喜欢和你一起虚度时光。此人是个恋爱高手,但是阿,三十岁碰到这种男人,有点像穷人吸毒,明明知道这种快乐会毁了自己,居然还不自觉地越陷越深。

一星期前,我正式决定要分手,连电话都删干净,还跟好朋友立下重誓,一定会分手,不然送她一瓶祖马龙香水。

我真的没想到,会接到蒋南电话,也真的没想到,居然,一点点反抗都没有,就答应他:好啊,我马上来。像电视里的瘾君子,一受到一点点诱惑,眼神和手脚都开始涣散,大脑根本不接受指令,只想马上出现在他身边。

从跑步机上收住脚步,急急往外赶,明明知道,这回来的不是王子,是魔鬼,魔鬼一般的男人。

家离单位只有一条马路,自从两年前换了家公司上班,就换了个地方住,这是我陈苏的个人信条:绝不为上班,浪费一点点在路上的时间。

我想回去还来得及洗个澡,遗憾的是,早上的五公里没能顺利跑完,等于白练,有氧运动必须坚持30分钟以上,才能持续六个小时的脂肪燃烧。每次这种属于中年人的理智涌上心头时,不知道为什么,都有点难以接受,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每一个都做不到?

自然,浪费时间的前任也应该永不再见,可还是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火速收拾了一遍房间,刚想拿衣服去洗澡,敲门声适时响起,蒋南站在门口,看上去就像一位理想中的男友,穿着我最喜欢的灰色棒球衫外套,丹宁色牛仔裤,一双卡其低帮靴,发型换了,头发抹了点胶,齐刷刷往后,呈大背头的清爽模样,总之,是那种走在马路上情不自禁想牵起手一起前行的百分百男友。

他打量我一眼,我就开始觉得心虚,眼下这副满头大汗浑身汗酸味的模样,怎么着,都没有半点可赞美之处。

当然,我不能输,我几乎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狠狠睥睨了蒋南一番,试图用眼神质问他两个问题: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才来?

他径直往里走,房间小得可怜,一张床外,只容得下一张写字桌,双人座沙发,再加上书柜和衣柜,最多二十来平。

蒋南毫不客气地倒在床上,忽然闭上双眼,疲惫不堪地说:我一夜没睡。

我靠在写字台前,像小女孩一样生着气,类似于小孩走丢,终于被大人找到时,会忍不住哇哇大哭,被蒋南找到家里,有种满腹委屈终于可以释放的稳妥感,你是爱我的吧?还是舍不得我的吧?这一个礼拜,很辛苦吧?终于知道没我不行了吧?

没等情绪高涨到顶点,仿佛睡着一般的蒋南,睁开眼睛,用一把虚弱的声音说:你站那里干嘛,快躺到我身边来。说完,拍了拍他身边的被子,好像那是他的床一样。

我继续嘴硬:跑完步还没洗澡。被他一把拉到床上,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陪我睡一会。

没法抗拒,躺在他身边,依然很忐忑,两分钟后,已经跟从来没分开过一般,常规的亲吻和亲热,蒋南有点心不在焉,随口说的一句话,又戳了我一刀,他说:在我所有女朋友里,你的吻技真是第一名,是不是因为你最爱我?跟你接吻,才有爱的感觉。

本来还沉浸在爱河中,仿佛用牛奶和蜂蜜在泡澡,忽然一下警铃大作,我知道脑海中那根该死的雷达又启动了:他妈的我到底属于你哪波女朋友,吻技第一是我,床技呢?美貌又排第几?是不是还有个最佳未婚妻排名?

正准备甩脸,蒋南先我一步,脸色一正,告诉我,他出了件大事。

2. 渣男友总比单身强

蒋南跟我同年,比我小两个月,实际上样样都差我那么一点儿,从高考分数,本科读的大学,今年才升的职位,甚至拿的收入,每一样,都不如我。

可在旁人眼里,他是最适合结婚的黄金单身汉,从来没缺过女朋友,我呢,是常见的大龄剩女,那种因为性格古怪要求过高才三十岁没结婚的女人。

有一天我们路过某个广场上的相亲角,兴致勃勃进去看,发现蒋南是大部分女人的理想配偶,另一边只有十分之一的男人,愿意给三十岁的女人一个机会见上一面。

这不公平,可这是现实。

蒋南从不锻炼,每次我挥汗如雨时,他都会以那种敬佩又讨厌的神情,送上一句话:你们女人太拼了。

每一个过了28岁,还想在情场有所斩获的女性,每年可能都要流七公升汗水,跑步,跳操,高温瑜伽,普拉提,动感单车……我认识一个女同事,精瘦的秘诀是连续三年,每天中午都去健身房做无氧训练一小时,负重50公斤,如果哪天没锻炼,就像丢了钱包一样,魂不守舍。

蒋南只在一个地方,心率会超过一百,他在床上很勤奋,除此之外,真是个漫不经心的人,那个体脂率绝对超过25%的肚子,那副一到晚上就馋吼吼要点外卖的胃口,我怀疑他的人生根本没有努力二字。

他那副胸无大志的样子,有时候让人看起来很恼火,那副永远笑眯眯的表情,似乎在告诉你,宝贝,你想要的每一件东西,我都不想给你,不过如果你够努力,我没准一直会在你身边,不离不弃陪着你。

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一个正经有事业心的男人,找了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朋友,一方负责赚钱养家,一方负责貌美如花,只不过男女位置大颠倒,蒋南从不担心养家这种问题,他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工资不高,可是事业单位非常稳定,在遥远的郊区有套小房子,还有辆代步车,夫复何求?有段时间他跟我撒娇,去买辆大机车怎么样?我带你在城里兜一圈,肯定很拉风。

我翻完了自己的所有白眼,就像老男人碰到娇妻撒娇说,自己想要个爱马仕铂金包,明明知道这种东西根本不派什么用场。最后也只能微笑着说:你喜欢就买呗,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去换辆更好的车。

不止一次,我跟蒋南说:如果我们结婚,我一定是那个出去拼搏的女人,你会变成全职奶爸吧?他嘿嘿一笑,说,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

这个曾经,也算跟我梦想过将来的男人,躺在我的床上,用一种急切的口吻宣布:我可能要被处分了。

什么?

他像二十年前被老师教训又不甘心的小学生,几乎是嘟着嘴说:唉,倒霉,做错了点事。

到底什么情况?

几经追问之下,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英俊又潇洒的蒋南同学,几天前参加单位团建,正值二月第一股春风袭来,那天是我新年后第一个加班日,这边我热火朝天地加着班时,又一次恢复单身的前任男友,在大巴车上,一眼瞄准了一个穿着黑丝袜小短裙的年轻小女生,蒋南说到这里,又皱了下眉:唉,你说,大冬天她穿成这样,明显就是想别人撩她对不对?

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五平米大小的厨房,准备烧一壶热茶,驱驱心里的寒气。一个几分钟前刚刚接吻过的男人,在讲他和另一个女人的故事,无论如何,似乎做不到饶有兴趣。

然后呢?

然后我们一路都聊得很开心啊,两小时的路呢,后来我就加了她微信,后来莫名其妙,昨天她跟我老板说,我骚扰她。

等等,你只加了她微信?什么也没做?

蒋南眼皮垂了垂,说:具体我做了什么就不想提了,反正我真没把她怎么样。

你到底做了什么?我打算寻根问路到底,不放过一点细节。

他终于像下决心一般,说:我摸了她大腿,唉,你说这事倒霉不倒霉,当时我们坐在大巴上,她就在我旁边,一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我觉得她肯定喜欢我,就用微信问她:可以摸你大腿吗?她没回,就看着我笑,我就摸了呗。

今年第一只黑丝嘛,我看见穿黑丝的女人就是会这样嘛。蒋南对我撒起娇来。

我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什么,你因为摸一个女人的大腿,被她截屏报告上级,所以你团建到一半,就被临时叫回来?

蒋南眨眨眼睛,又把头埋进枕头:就是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爱上了这么一个傻x。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三十岁的第一个月,最惨的不是分手,也不是分手后男朋友来找你,更不是男朋友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挽回你。

而是,我接下来要问的这句话:你来找我,是等下有事吧?

蒋南大概没了扯谎的力气,歪在床上承认,他领导约了他下午两点谈话,他实在不想赶回郊区的家,再跑到市中心来。

怎么办呢?只能到永远会原谅他的前女友家里,舒舒服服躺上几小时,等待领导的召见。

我想这辈子都没努力过的前任,最害怕的一件事,大概就是丢掉工作了吧?

跟我们这些廉耻心过强的女人不同,他可不想拼搏出什么不一样的人生,只要能继续原来的人生轨道,就是有惊无险。

大概是担忧了一夜该怎么办,蒋南很快睡着了,不得不承认,他睡觉的时候依旧很好看。

洗完澡吹干头发,跟往常一样,我钻进被窝,贴近他,跟往常一样,他用惯常的手势,抱住我,几乎是无意识地,在我额头轻吻一下,喃喃道:宝贝,我爱你。

该死,一下心有融化的感觉,当2月又恢复严寒的面貌时,我想象不出,在一个周末的早上,有什么比躺在一个男人怀里,更惬意的事情?

像一个冻极了的人,即便一床爬满虱子的毯子,也比一无所有强,对不对?

3. 如果我失业了,你能不能养我?

我叫陈苏,今年刚满三十,年前刚被升职为一家广告公司的内容总监。在三十岁的第一个月,一个阳光正好的周末,睡在我床上的男人,要求我回答一个假设性问题:如果你的下属,不小心摸了实习生大腿,然后被上报给你,你会怎么样?

我努力装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吹了吹刚泡好的lady grey经典红茶,心想如果有两块英国产的小饼干来配该多好,森茉莉说的那种正宗英国饼干,又硬又脆,并且要适当薄一点,嚼饼干的时候,饼干要有口感,云母状的细粉末要散落在胸前或者膝上,饼干要有优质面粉的味道,还要有一点牛奶和黄油的香气……

蒋南只睡了一小时,醒来时发型和脸都皱了,看上去有点可怜巴巴,他说老板约他两点见面,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谈。我先换了种公事公办的口吻,说:这个时代,没人在乎作风问题,我想你老板更伤脑筋的是,30岁的你,怎么还能搞出这种事情?他的工作量因为你伸出去的咸猪手,一下增大了,他要思考,这事到底该往大了处理还是小了处理,如果他压下去,那个不知趣的小姑娘会再上报领导嘛?如果他处理你,不就证明当初他培养你是个失误?

这时候他反而不以为然,开始说:嗨,我们单位里多的是狗血,大老板每个月都换女朋友,我一同事上个月出轨了老婆刚来闹过,他吓得最近都没来上班,我这个应该不算什么吧?

我附和他,是啊,应该没什么。

真正想说的是,如果有这样一个下属,老板怎么会开心得起来?你连摸个女孩大腿都要上面给你擦屁股,如果这个人是我的下属,我一定清楚明白,这是一块无法拯救的废物点心,不仅没什么用,还碍手碍脚。谁会跟这种麻烦的人做同事。这是私企做法,但是蒋南在的事业单位不一样,为了证明自己选的人没错,老板只好帮忙先兜兜风。

找了一通理由后,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我脸色有点难看,他忽然又发起誓来,像小学生一样,说着以后绝对不会了,这回不过是因为今年的春风,吹得实在太早了一些。

话锋一转,忽然说道:喂,我要是被辞退了怎么办,阿苏,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刚过完年,到哪儿去工作?

三十岁另一个铁律,如果过了三十,还没猎头找上门,需要自己找工作,那无非证明,上一份工作是这辈子做过的最佳工作。

面对正在经历着人生磨难的男友,我脑海中忽然涌出一股英雄气概:怎么办,我先养你呗。

阿苏,你这么好。蒋南像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从床上坐起来,意欲给我一个拥抱,我摆摆手,示意不用了:先说好,只包你三餐,走吧,我们先出去吃顿好的,你看你吓得这副样子。

蒋南对吃很讲究,他人生所有的热情大概都浪费在食欲和性欲上,一个别无所求只追求自己开心的闲人,倒也不错,他常跟我说:阿苏,你就是对自己太凶,该享受还是该享受,别整天只吃那种干巴巴的三明治。

我永远无法理解,一个人花上一小时去排队吃一顿美食,或者花两个小时,做一顿二十分钟吃完的饭。食物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简单的满足。工作日午餐,我一般只买一份鸡蛋培根三明治,在需要减重的日子里,只吃一份蔬菜沙拉。跟蒋南交往半年,他无数次提过,这种沙拉,不如我从家里做了带给你。

当然,一次都没有。暖男分两种,一种什么都会做,但是因为长相不佳或者收入不高,永远放在备胎选项。一种什么都会说,但是因为说说就可以哄女人开心所以大部分都不会做。他说他婚后一定会是个好男人,绝不会出来乱玩,哔——对不起先生,你婚前就乱摸小姑娘大腿,婚后就能变成坐怀不乱的太监?他说他其实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呆在家里收拾收拾,喝茶看电影,哔——一般喜欢表明自己清心寡欲的,一定是因为做不到才频频说起。

以三十岁的理智,我从没把蒋南放在正式男友这个选项,当然有时候情感压倒理智时,又忍不住想想,何必这么认真呢,人生这么短,找个看得过去的,顺眼的男人,一起吃吃饭做做爱不就够了,男女之间无非三件事,吃聊睡,三件中有两件可以统一,已经是压倒性的胜利。

可惜我跟蒋南,至今为止,只有睡这一件事,最合拍。

在五百米范围内能找到的一家最好的日料馆,蒋南毫不客气地点了一个刺身拼盘,他当然知道,我不吃生食,但他会说:哎呀你可以尝尝嘛,这个海胆对身体很好的。

吃着吃着他忽然说,唉,我出了这种事,你居然还对我这么好。阿苏你真是个好女人。

我有种忽然清醒过来的不可思议,是啊,我到底怎么了,一个一直不停说爱我的男人,去摸了别人的大腿,照道理,是该打他一个耳光的吧?

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手呢?是不是真的跟男人看到美女的脸一样,忽然心就酥了,信用卡拿出来,说:随便你刷嘛,宝贝。

我发现只要我转头不去看蒋南的脸,智商就能恢复到正常,再回想一下整个事件,为什么小姑娘本来聊得好好的,忽然隔两天后要去上报领导性骚扰?我把视线盯在眼前的鸡肉烤串上,立刻有了一个饱满多汁的真实答案。

你知道为什么小姑娘聊得好好的,要去举报你吗?我把头转向蒋南,他刚跟人结束一通电话,像祥林嫂一样,描述了自己受的这番委屈,忽然被中断的团建,有可能面临的处分,更有可能失去的工作,只因为他一个小小的失误,蒋南对着电话那头强调:啊呀,我最近肯定是走背运。

不是背运,肯定是因为你今天跟人家聊得好好的,好像第二天就会约会她吃饭聊天,然后进一步确定男女关系,结果,你肯定什么都没做吧?你非但什么都没做,甚至第二天就把她忘到一边。第一两天,她还在做梦以为你只是忙,到第三四天,她终于明白,你只是完美地调戏了一下她,根本不是爱情,她这么年轻,又漂亮,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当然索性告你一下得个痛快。

蒋南吞完嘴里的三文鱼: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我再次盯着那串鸡肉烤串:我又不傻,我还知道,你不联系她,是因为你最近在跟别人交往,那个我每次跟你分手,你都可以hold住,不来找我的女人,对不对?还是那个你出了这种事,不敢去告诉她的女人。小姑娘对你来说,就是二月春风里的一只大腿,摸到了任务就完成了,我对你来说,是绝对没结果的一个女人,你愿意什么都告诉我,因为你既不怕失去我也不怕得罪我。

蒋南以一副看着福尔摩斯的样子看着我,说:阿苏,三十岁的女人果然厉害啊,自从跟你交往后,我觉得那些20岁的姑娘真的好蠢,什么都没你好,没你有气质,没你有品位,最重要的是,没你聪明。

他妄图用嘴甜来说服我,我并没忘了那个没出现的女人,把烤串吃完,我平心静气说:好了,说说吧,那个你在乎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对手?我还能赢吗?

有一种母亲是这么做的,小孩做错事后,她不发火也不打人,她摆出绝佳的慈母面孔,变成小孩最好的朋友,试图了解到孩子内心最隐秘的世界,就像打入犯罪团伙的卧底,随时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低,以卑贱的样子向男友打听情敌的状况,可那一刻,就是想知道啊,拼命想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值得他这么重视,值得他拿出不一般的待遇。

女人贱起来,分分钟就回到清朝,忽然,我这个一直以独立女性自居,骄傲自负的三十岁成年女性,变成后宫里一个因为失宠忽然丧失理智,想着要去哪儿弄点鹤顶红的女人,妈的,那女人是谁,奸夫淫妇,看我不毒死你们。

蒋南这样的暖男,最会看人脸色,他温柔地抱住我肩膀,又对着我轻吻一下,才说:宝贝,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我才明白,只有你对我最好,以前都是我错,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吧。

吃完饭目送他消失在去单位的路口,我直接打车,去梅龙镇广场一层祖马龙专柜,买一瓶海盐鼠尾草香水,然后拍照发消息给好朋友胡容:我输了,什么时候来拿你的香水?

不到一小时,胡容穿着她的驼色大衣,伴随着二月一阵妖风,直接出现在南京西路最热闹的一家星巴克。我递给她一杯咖啡,手握属于自己的一杯,两个人一起戴上墨镜,又一起走出咖啡馆,去星巴克买不加奶大杯美式是一个成熟女人的基本动作,但坐下来聊八卦跟那些借着咖啡馆暖气织毛衣的中年女人,可就没什么不一样了。

胡容一路接受着周围男人瞻仰的眼神,趾高气扬走得飞快,她的名言是:男人这种生物,你越看不起他,越能引发他的斗志。

上个月正式三十岁生日时,我采访胡容:到底三十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胡老师很刻薄地说:三十啊,你自己的感觉不重要,但是,赢很重要。中年就是个势利鬼横行的世界,除非你赢,不然做什么都可笑。

胡容想要赢,所以从头发根到脚尖都打扮得很妥帖。蒋南见过胡容后,偷偷跟我说:这女人看起来好厉害啊。胡容见过蒋南后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人间绝色,就这种江浙沪包邮区平均长相,也值得你要死要活一见倾心?

在胡容眼里,蒋南就是个鸡贼的小男生,他第一次跟我和闺蜜们吃饭时,忽然用那种小男孩口吻说:姐姐们,我先干一杯。胡容使劲跟我翻白眼,暗地里说:真会占你便宜,就比你小两个月,姐姐姐姐喊着,还不是想你照顾他。

在一家商场里,一边逛街,一边跟胡容讲了上午发生的这件可笑的事,她跟我的反应一样:如果自己手下有这么个会来事的哥们,总要想办法斩草除根。

可是做男朋友又不一样了,对男人,我说,你知道的,有些男人虽然渣,可是基础设施好啊,嘴甜,床上很棒,每天都能哄得我很开心。。

胡容打了下我的头,你刚才真的很高兴?

当然不。

胡容说:对啊,这种男人,你当炮友就好了,我拜托你不要真的去养他好吗?那是富婆干的事,不是你这种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女人该干的事。

说完,她招呼服务员说:哎,这双靴子我要了,今天有折扣吗?

胡容有一个多功能线程处理大脑,任何事情,在她看来都有条不紊,任何阻挡她开心快乐活下去的事情,她都要第一个消灭不可,就是那种口口声声“老娘活到30岁,难道要为了你难过,为了你不开心,为了你睡不着?”的女人。

我其实有点想不通:30岁,有那么重要吗?

胡容斩钉截铁说:当然,这意味着你已经彻底告别自己懵懂的青春期,从此只能一路高歌猛进。

我更想不通:可是《bj单身日记》里的女主角32岁,《欲望都市》里所有女主角都超过30岁,她们也经常伤心流泪的好吗?

胡容以恨铁不成钢的白眼翻过来,一边用信用卡刷了一双3000+的靴子,一边说:那是电影,电影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罗伯特.麦基说,首先不要让你的主人公过上好日子。必须悲惨,必须惹人同情,必须叫你觉得,原来这个人这么惨都能找到白马王子啊。现实生活是什么,是小姐你现在过了三十岁,只要分手,单身,人家都会觉得,你这个女人,好失败啊,连个男人都搞不定。

胡容是一家影视公司的项目经理,每天工作是看各类剧本大纲,其中80%跟爱情有关,客气点讲,她熟悉有关爱情的所有套路,不客气点讲,恐怕工作摧残了她做梦的权利,我从未看过任何一个比胡容更现实的女人。

血拼结束后,走到一家因为到了饭点冷冷清清的咖啡馆,30岁女人都有这样的默契,丰盛的富有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的晚餐,只能牺牲给最值得的男人,女人和女人之间应该有这样的自觉,为了明天早上的腰身,晚饭务必清减再清减。

点完一份田园沙拉,一壶热茶后,我从包里毕恭毕敬拿出鼠尾草香水,并报以相当的困惑:不太像你的风格,这款香水闻起来这么没女人味呢?

胡容拆开包装,在手腕处喷了两下,不以为然说:这款是单身狗必备,号称喷上就有男朋友的味道。我啊,忽然觉得谈恋爱真是没意思,男人也没什么意思,想清净几个月。

我也拿来喷了两下,一股完全不甜腻,只剩心旷神怡的坚硬之风,以戏谑的角度回她:我懂,就像武侠片里的大侠,有一天打遍天下无敌手,只觉得寂寞,想要退隐江湖对不对?

胡容吃着碗里的草,点头说:大概是吧,看到一个男人的第一招,已经能够想到他的下一招,真的太没劲。她拿出手机,点出一个对话框,指着里面那条“在你楼下吃宵夜”说,你看,无聊吗,是不是想要我像大学女生一样扑出去,欣喜地回答:你怎么会来这里?我,一个吃沙拉都不蘸酱的女人,居然想用吃宵夜这种招数骗我出门,他以为他是谁?王思聪?可以拉着网红吃路边摊?

我拜了武林高手一拜,继续忧愁:蒋南这种男人,是不是跟高热量的垃圾食品一样,在一起的时候好开心,吃完了才发现害处多多,可我就是忍不住想吃啊,越想控制越想他。这跟减肥的时候特别想吃巧克力蛋糕一样吧?

胡容点头,是啊,如果你不停地吃下去,最后除了肥胖和容貌尽毁外,一无所有。你现在说要养他,就等于bj单身日记里她在家酗酒吃披萨,刚开始没什么,喝到一半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原来你是这么惨的女人。如果能拿花花公子当成人生偶尔的放肆,那是好事,拿来当共度人生的对象,那是脑子坏了。

花花公子发消息来,说,他得到处理意见,停薪留职一周,他先回家休息休息。

我拿给胡容看,让她分析一下,胡容轻蔑地摇头:像他这么缺乏安全感的男人,恐慌的时候,一定死死抓住一个女人,既然抓住的不是你,那应该是另一个女人吧。

什么样的女人?

胡容再次以戳我一刀的姿态说:我想,应该是个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小姑娘背不了这么大的锅,但是,这个女人,应该比你有钱。你知道依我对男人的见解,如果长相是他唯一的优势,他最想找的,一定是一位实力雄厚的女性。
我当然不甘心,决定跟胡容提一个无理要求:

喂,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