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痛无数loser的小心脏,就是这么任性

最近朋友总是向我抱怨各种类似的事情。
A姑娘成绩很好,某天班上发语言测试的成绩单,她的成绩并不理想。平时关系不错的B姑娘主动过来安慰她,笑着说:哎呀,你这个成绩真的已经很不错了,好多人都没有通过呢。有个如此热心的姑娘安慰自己,A大受感动。结果过了几天A姑娘听说,B姑娘是得知A的分数比她低之后才跑过去安慰她,安慰完了之后B还悄悄对室友说:都说她成绩挺好的,也没考多高呀!A姑娘对此非常恼火,觉得自己受了侮辱,过来找我诉苦。另一个朋友C姑娘和同班的D姑娘之前在争取一个实习,C比D各方面都优秀。D落选了,她非常伤心。当得知C姑娘也落选的时候她马上转悲为喜破涕为笑。D居然很开心,理由是C没有“得逞”。C姑娘很无奈,觉得这个实习哪怕是D去也好,不会白白浪费一个名额,还浪费她们准备了这么久的宝贵精力。
E君近日来在努力地锻炼自己的腹肌和人鱼线,每天去健身去游泳,天天如此。最近E君忙于找工作,刚巧遇上身体不适,这段时间就暂停了健身。他室友问他你现在还天天健身吗,E君一句“没有了”话音还未落,他室友就掩饰不住开心的神情瞥了他一眼说:“哈哈,我就知道你坚持不下去的。”E君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他非常清楚,这并不是在拿他打趣。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我渐渐发现哪里都存在着这么一群人。
他们其貌不扬、家世普通、资质平庸、能力差强人意,大多也没有任何可以拿得上台面的爱好与特长。他们身上的一切都没有可以引人注目的地方,然而却时时刻刻等待别人出错、出丑甚至是盼望着别人的失败。他们外表是普通青年,内心是纯屌丝,然而他们没有屌丝逆袭的勇气与毅力,只有用别人的失败来制造自己可悲的“成就感”聊以慰藉一个卢瑟作为卢瑟的可悲内心,意淫一个属于自己的winner的世界。看到别人fail、godown,他们就幸福得很突然,幸福得莫名其妙,幸福得很狭隘。他们没有能力成为winner,因此希望所有人都是卢瑟。他应该在想,大概只有在大家都是卢瑟的时候,他才可以在卢瑟中做一次winner。他希望至少拥有阿Q一样的“精神胜利”。
可是我想说,如果你一直生活在这种狭隘的幸福中,你活该是个卢瑟。
你想要好成绩,你却不愿像A一样努力学习。A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听昨天下载好的BBC,你却赖在床上起不来;她中午在看《The Economist》《The New York Times》,你在看呕吐肥皂剧;她晚上在图书馆争分夺秒,你却在和男友调情。A好像是看起来成绩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偶尔某一门考得比你还差,对于A的失误你喜闻乐见,幸福来得太迅猛,以至于不小心测漏。但是A最后去了帝国理工,你仍然是一个屌丝,你仍然是一个卢瑟。你盼望着A次次出丑,次次失败。告诉你,做梦。你连嫉妒A都没资格。
你想要好的工作,却没有出众的能力。C在学生会叱咤风云,你在忙着和隔壁学校搞联谊;她去参加演讲比赛,你在玩歪歪陌陌遇见微信摇一摇;她去做国际会议的随行志愿者,你却躲在寝室逛淘宝吃泡面挖鼻屎抠脚。你知道C很可能会超过你,但是事实是你真的失败了,你还是不甘心,你心理不平衡。后来你意外地发现原来C也没有选上,你觉得C失败是理所当然的,她就算是圣人也必有一失。于是C的失败催生了你莫名的幸福感,让你忘记了你是个big卢瑟。但是C最后拿下了中行,拿下了宝洁,拿下了微软,人人艳羡的offer拿到手软,邮箱爆炸。而你仍然是一个屌丝,你仍然是一个卢瑟。你希望C找不到好工作,希望她找到工作也是她不喜欢不满意的工作。你希望再次看到C无奈和失望的表情。告诉你,没门。你连嫉妒C都没资格。
你想要瘦想要好身材,却不愿意管住嘴迈开腿。E君在健身房挥洒汗水,你在和酒肉朋友们胡吃海喝;他在游泳馆风采熠熠,你却坐在电脑前打刀塔;他严格执行自己高强度的锻炼计划,你仍然还是肚子堆着三层肉,刷着社交网站上的猛男图片,意淫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为猛男。看着E君日益惹眼的身材,你心里却在暗想:哼,他总有一天坚持不下去的。于是某天当E君只是碰巧没空去锻炼,你的幸福就来得很突然,喜上眉梢,情难自禁。但是后来E君接到了别人拍广告的邀请,你仍然是一个屌丝,你仍然是一个卢瑟。你期待着E君感叹难以坚持的那一天,期待他放弃锻炼身材发福的那一天,期待着他变成卢瑟的那一天。告诉你,你是个傻逼。你连嫉妒E都没资格。
比你优秀,比你有头脑,比你有知识,比你有能力,比你有毅力,比你有钱,比你漂亮,比你有家世,比你有后台,比你有背景的人多了,你可以什么也没有,你也可以懒,可以不努力,反正大不了也就是当个卢瑟。但是唯一一点不可以的就是,你是卢瑟,不要妄想所有人都成为卢瑟,也不要用别人偶然的失败自慰。至少装得高深一点,不要随时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你期待别人成为卢瑟的小心思和小人得志幸灾乐祸的嘴脸。别人的失败对于你这个卢瑟来说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你一不小心就幸福得很突然,很莫名其妙,很狭隘了,如果你生活在这种狭隘的幸福之下,你活该是个卢瑟。
——————
后来又听说了一件事。朋友F和她们班上一女生同时参加某个比赛。F入围的希望很大,而此女负责通知比赛的各项消息。F某天惊奇地发现比赛早就已经结束,而自己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F质问此女,此女的回答是:所有通知的消息都群发到了每个人的手机。
可是她发的是F停用废弃很久的手机号。
显然,她是故意的。对于F错过比赛,她表示很“遗憾”。
你没有能力通过公平竞争取得成功,因为你不具备成为winner的必要条件。今天,也许你可以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手段给别人使绊子,但是当有一天你脱离了学校,你依旧什么也不是。你仍然是一无所有一无所长的卢瑟。你不愿意用努力去换取自己想要拥有的,别人的付出和即将获得的成功都戳到你作为卢瑟的痛处。你甘心沉浸在这样虚伪的“成功”中自我麻痹,自己为自己建造一个楚门的世界,幸福地生活在里面。总有一天这世界的幕布会被人撕开,幻象破灭之后,你还是一个可悲的卢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