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文 风为裳

人的命运就是忘掉一个和爱上另一个。没办法,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然后握紧手走到老。

1

许晴朗一眼看中的人是费宁,费宁的脸白啊,费宁的眼神够忧郁啊,费宁的手指够纤长啊!用小资女青年周迅的话说:费宁满足了许晴朗对男朋友的一切想象。

她三番五次在费宁面前飘过,费宁安然不动后,许晴朗决定主动出击了。老话不是说了嘛:女追男,隔层纸。不就一张纸嘛,捅破它!

许晴朗穿着矫情的白棉布裙,梳着两条很长的麻花辫出现在费宁他们那群男生中,口哨声四起,费宁却面无表情。够酷,这也是许晴朗喜欢的。

她跟在他们后面,他们打球,她就看着那堆男人味十足的运动衣。

场上的球滚来滚去,许晴朗看得实在是闷。老姜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许晴朗上上下下瞄了他几眼,他不打球是有道理的,谁能要求一截矮树桩上场跑啊跳啊的。

老姜坐在球场边的栏杆上,一张口就说了句很流氓的话:姑娘,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许晴朗眯着眼瞅了老姜一眼,又瞅了一眼,很严肃地问:你是哪个系的,叫什么?

老姜从栏杆上跳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假模假式地伸出手:文博系的,姜河。生姜的姜。许晴朗眼睛移向球场,说:你这人,还挺小流的。

老姜很自来熟地坐在许晴朗身边,说:我这个人天生愚笨,体内装进一点点东西就会往外面冒,满地都是,一不小心就成了才华横溢。

这回许晴朗笑了,交代,你用这句骗了几个姑娘?

老姜煞有介事地掰了掰手指,又瞄着脚趾数,末了说:不好意思,我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没学好,数不过来。

许晴朗咯咯地笑罢,然后说:我不喜欢男人耍贫嘴。老姜很认真地问:您老人家确定我这不是幽默?

费宁黑着脸来取衣服,连句谢也没说就走。许晴朗跟在他后面,走了好多步,不知道说些什么。终于像一个句号一样被费宁扔在小路上。

2

许晴朗似乎一直在等费宁。约会,费宁晚一小时不到也没个电话。许晴朗脸上略挂一层霜,费宁就先扔下狠话:你愿意等的。我的球队有活动,我的系里有工作,我不能像那些没出息的男生一样一天到晚围着女生转。这你跟我谈朋友时,就应该有心理准备。

许晴朗真的是哑口无言。泪水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又苦又涩。寝室里的姑娘说:他是不爱你吧,爱你,怎么会不想跟你在一起?

许晴朗是个执拗的姑娘,她相信爱是一种习惯,跟她在一起久了,她相信费宁会爱上她,会像很多爱黏女朋友的男生一样黏着她。只是个时间问题。

许晴朗把小石子扔进湖中,小石子快乐地在湖面上跳了三跳落进湖水里,水面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老姜揪了片柳叶做柳笛吹。许晴朗说:老姜,你肯定是特黏女朋友的那种男人。老姜说:你不如直接说我没出息算了。

许晴朗坐在湖边的草坪上,出息有什么用,抵不过一秒钟的陪伴。老姜靠着许晴朗坐着,说:那现在你不都齐了吗?许晴朗盯住老姜看,看着看着就笑了:咱俩还是保持纯洁的男女关系比较靠谱。

晚上洗脸时,许晴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红唇欲滴,想起老姜那句很流氓的话,轻轻地笑了起来。

再跟费宁约会时,许晴朗靠在费宁的肩头,她说:有人说我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春天的味道,你想不想尝尝?费宁张了张嘴,像落岸的一条鱼,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抱了抱许晴朗,说了对不起。

那天,费宁出现在许晴朗的博客上。许晴朗在博客上写:你坐过的桌椅宽了,你听过的音乐停了,而我,等你,等成了摆设。

费宁来过,却什么都没说。老姜来过,他留言说:春天过后还是春天。

3

不再穿白色的棉布裙,不再编麻花辫。穿衬衫牛仔裤,把头发盘起来或者干脆束成马尾,抱着一堆书,风一样骑自行车在校园穿行。偶尔遇到老姜,忙三火四地说几句话,就假装有急事逃掉了。

直到那一天,一个人在湖边喝酒,哭,打电话给老姜。老姜站在了许晴朗面前,他说:姑娘,你这样,不知道我有多心疼。

许晴朗专横霸道地踢老姜。你是什么人,谁要你心疼?

老姜陪着许晴朗喝酒,许晴朗说了很多关于费宁的话。她害怕在校园碰到他,她害怕在网上看到他的博客。可是还是忍不住。许晴朗说:我这就是贱吧?是贱吧?

风筝有风,海豚有海,我的存在在你之外,那样的疼老姜你不明白。

老姜的脸红彤彤的,他说:姑娘,我知道你是朵鲜花,鲜花配鲜花很美,可是那朵鲜花不能给你营养。鲜花插在牛粪上才是正路。不如,不如,你就当我是堆牛粪……

许晴朗嘻嘻地笑着倒进老姜怀里,说:你这人很小流,我早就看出来了。

喝酒的第三晚,费宁来找许晴朗。他说:以前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吧!

许晴朗想过这样的情景,她以为自己会欣喜若狂,可是似乎没有那么高兴。她只是说:好吧,那好吧。

她的手握在他的手里。

跟费宁肩并肩坐在图书馆里,许晴朗几乎一页书都没翻过去。她盯着费宁看。他瘦了,眼神更忧郁了。她脑子里闪现了另一张脸:粗眉大眼,头也大,眼里眉梢总是漾着笑意。满嘴跑火车,自称才华横溢。

许晴朗摇了一下头。头痛欲裂,睡不好觉。费宁说:买点儿薰衣草放枕边,起安眠作用。费宁是学医的,他的话应该有些根据。许晴朗撒娇:我不知道哪有卖的,你买给我。

费宁答应了。许晴朗的心里真的就亮了一片天。爱不就是从一点一滴渗进心里去的吗?

可是,许晴朗念叨了多少次,费宁的薰衣草也没买来。倒是那次许晴朗去超市,猛然间看到一个卖花草茶的柜台前,有一个竹篓的标签上写着薰衣草3个字。紫色的小花,很便宜,也很容易找到。

没找到,只不过是没有用心罢了。许晴朗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很多。

4

许晴朗站到老姜面前时,老姜正在做俯卧撑。他说:得减肥,不然连让人家惦记的理由都没有。

许晴朗给了他一拳:少臭美,就是减了肥,你也没戏。老姜坐在垫子上,说这打击也太狠了点。

许晴朗问怎么最近玩起了失踪,晃都不在她面前晃一下,真不够哥们儿。老姜点了根烟,说:王子和公主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了,拉南瓜车的老鼠接着当自己的老鼠。许晴朗拿掉老姜手里的那根烟,她说:你是只才华横溢的老鼠,咋不自信了?

老姜不吭声。

阳光落到许晴朗脸上,她说:我跟他分手了。我在天涯上看到一句话: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是别人的极品“前任”。自己名花有主,让那个“前男友”念念不忘。我就是想让费宁为失去我遗憾着。

老姜的嘴巴张得很大,半晌他说:姑娘,你的野心还挺大。许晴朗坏坏地说:丑男,你一张嘴,春天全都跑出来了。

许晴朗跟老姜手牵着手走在校园里,老姜倒害羞了:美女与野兽的组合,别把人雷得外焦里嫩。许晴朗白了他一眼,狠狠地搂着他的一边胳膊,我是要给你打上我的标签,别人想抢,那可没门儿!

老姜很体贴,每天打饭打水伺候着许晴朗。老姜很快赢得了许晴朗寝室姑娘们的好感。她们说:俄罗斯姑娘嫁人就要嫁普京那样的人。我们要嫁就嫁老姜这样的人。

费宁要出国了。他说:晴朗,你是个好姑娘。你能跟老姜在一起,我挺高兴的。无论如何,前男友说出这番话都是让人心里很堵的一件事。

那天下午,费宁终于开诚布公地说了他的故事。他有个女友,上高中时处的,高考结束后一起去湖边游泳溺水身亡。费宁说:我努力地想忘掉她,可是,她总是在那里。即使跟你在一起时,我也没办法做到一心一意。

许晴朗没想到费宁心里盛载着那么多痛苦。她明白他为什么分手时抱着她说对不起了。她轻轻地抱了抱费宁,她说:跟你分手时,我以为自己会扛不过去,我以为自己会失去爱的能力,所以,我选了老姜补缺。没想到,我竟然慢慢爱上他了……

人的命运就是忘掉一个和爱上另一个。没办法,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然后握紧手走到老。

许晴朗知道费宁来跟她复合那次是老姜做了工作。老姜点头称是。

许晴朗闭上眼睛,她说:我要把我的春天献给你!那位很小流的同学红了半边脸,他说:我拿我的一辈子来换。

鲜花顺理成章地插在了牛粪上。姑娘们说这比喻野蛮,换一句,换一句:那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其实,牛粪营养丰富,猪也招人爱,对姑娘来说,他们比帅哥更氮磷钾。

许晴朗唇边呼之欲出的春天让老姜欲罢不能了。他说:嗯,一个春天过后是另一个春天。

1 thought on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