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北京,美得像北平

文 陆小寒

美好得让人忘乎所以

2009 年的时候,我和江东在北京,最穷的时候,冬天那么难熬,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电热毯,一只三百瓦的取暖器。一人一台旧笔记本,我缩在床上,他蜷在二手市场买来的旧沙发里,舍不得点灯,就着取暖器明黄的光,手指像飞快的马蹄,哒哒哒写着几乎卖不出钱的剧本。

Read more那一年的北京,美得像北平

《船讯》

“既然杰克能从泡菜坛子里脱身,既然断了脖子的小鸟能够飞走,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也许,水比光更古老,钻石在滚热的羊血里碎裂,山顶喷出冷火,大海中央出现了森林,也许,抓到的螃蟹背上有一只手的阴影,也许,一根打了结的绳子可以把风囚禁。也许,有的时候,爱情也可以不再有痛苦和悲伤。”

814

你在汹涌的车流里疾步行走,有时将信仰铭记于心,有时又漠然地忽略;你在不得不面对的生活里遭逢惊喜,失去爱人,得到片刻的安慰,又在下一个拐角碰到新的沮丧;你在伤痛中一夜长大,又在短暂快乐里找回少年的眼神,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生命没有绝对,关系也是,你在等谁。

803

生命如果不能浪费在我所喜欢的人身上,那我宁愿把生命浪费在自己身上。

我宁愿寂寞拥抱我,让我沉浸于一个人的美好孤独之中。

但是,我不愿去碰触那些我不喜欢的身体,去回应那些我毫无感觉的词句,去拥抱那些我从未为之心动过的灵魂。

爱是一种放大了的自由,而与这些人的相处对我而言却是时时刻刻的束缚。

而此时,怀念一个人的拥抱。